程序员之东邪西毒

#read

佛典有云
旗未动 风也未吹
是人的心自己在动

每个程序员都会经过这个阶段,
见到一个技术,
就想知道技术后面是什么。
我很想告诉他,
可能了解之后,
你会发现没有什么特别。
回望之下,可能会觉得原来的技术更好一些。
但是我知道他不会听,
以他的好奇心,
自己不试试怎么会甘心。

其实甩一个锅不是很容易,
不过为了工作,
很多人都会冒这个险。

一个人接了锅之后,
或多或少总会找个借口来掩饰自己。
其实堵包、延迟,
只不过是同一个bug的两种结果。
在这两个结果后面,躲藏着一个加着班的人。

排期什么时候给是有邮件的,
锅什么时候甩过来却没人知道。

立春之后,
很快就到了惊蛰。
每年这个时候,
会有一个KPI发到我这,
但是今年没有来。
没多久,我收到一封邮件。
因为结构调整,我们的目标现在叫OKR。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要拉我开会讨论,
还是没事可做。
从这里想下去,
他很像一群人。
往后的几个晚上,
我都做了同一个梦,
我梦见自己写的代码提交了。
我忽然间想起来,
我已经很多年没写代码了。

每个人都会为一些东西而坚持,
其他人看来,
会觉得是浪费时间,
但是他却觉得很重要。
以前也有人这样问过我,
但我没回答。
换了是非架构的身份,
我发觉这几个字原来并不是很难说出口。

我曾经发过誓,
如果再让我见到这种bug,
我一定会fix了它。
但是我没有这么做,
因为我见到这个bug的时候,
发现代码是10年前的了。

虽然我很喜欢vim,
但是我没有一直调,
因为我知道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

不久前,
我遇上一个人,
她发一封邮件给我,
她说叫“高收益项目”。
看了之后,
@的全是经理高工。
我很奇怪,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邮件。
她说,合作最大的烦恼,就是收益太少;
如果每件事情都有收益,以后的每一天,都可以不断的找你,那你说多开心。

N天后…

没有事的时候,
我都会望向屏幕,
我清楚的记得曾经有一封邮件发给我。
其实“高收益”只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
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拿到收益的时候,
你反而越没有工作的乐趣。
我曾经听人说过,
当你不能够再拥有的时候,
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这些收益很片面。

没多久,我便离开了那个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