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那只大虫子

#life

多年以前在玩一个叫暗黑破坏神的游戏的时候,羡慕可以挣钱的人,有一台免费的笔记本,有个沙发、有个天气晴朗的下午,而此刻,我就坐在沙发时敲着键盘,对着外面的蓝天发呆。羡慕那个在电脑前一心游戏的少年。

有时候听到一首歌思绪也会忽然回到玩游戏的时候,玩游戏久了,喜欢带着耳机,来回放几首喜欢的歌,那些感觉仿佛就刻进了这些歌里。就像当年在搜狐大楼外面顶着小雨徘徊,听着许嵩的歌,以至于每当现在再听到他的歌,整个人仿佛又陷入一种情绪,那是懵懂中想要一份工作,敬畏中又对自己充满了信心,有些迷茫,有些焦虑,也有些开心,有些期待。

我不善言语,不爱说话,大部分时间都在学习和游戏。大虫子是暗黑破坏神第二幕关卡的boss,体型硕大臃肿,身前长了一双有半个身长的大钳子,新手到了这里极其难打,这只虫子常年隐藏在一间密室里,密室有进无出,只有打败它才能开启密室的出口,犹记得当年对着入口心里忐忑万分,处置妥当一声大喝之后闯入密室,然后画面一转,就已经看到大虫子迎面扑来了已经。我们曾经想了各种各样的弱智方法来对付它,过程越艰辛曲折,结果就越是让人开心。通关时喜悦难以言表,被它打败时气急败坏大吼大叫,认真的程度仿佛这就是毕业答辩,打败后觉得它动作缓慢,只知道挥舞一双硕大吓人的钳子,竟然有些可爱。

现在工作了,我想当年那个迷茫中来到北京求学的少年,一定从未想到过会留在这个城市。我想当年那个快乐的简单少年,一定从未想到过未来的他也会羡慕他。现在的我,依旧走在他的迷迷糊糊梦想的路上,坎坎坷坷,有失去、也有收获,现在的他拼命记住索引有几种更新的方法,分析房价走势,当年的他认真计算每种攻击的伤害公式,有时候埋怨他当年总是在玩游戏,有时候也会庆幸他当年没有现在想的这么多,他当年似乎是另一种快乐。打开电脑,再打开暗黑破坏神,我无法安静的再玩上两个小时,心里总有声音呼唤,有种负罪感,其实现在也很快乐,只是想到了那只大虫子就觉得无奈,只能在心底唤醒那种快乐的记忆,当你触手去摸时,却又随风而逝无法抓住,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童心吧,流失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能做的,就是总去想想,记得那种简单的快乐。

duriel